Photo 3-28-15, 5 08 01 PM  
塞爾,他出生和成長在滿滿地中海風情的伊茲密爾(Izmir),
那地方是帥哥與美人的代名詞,
走在土耳其街頭,隨便問個路人:「你是伊茲密爾人嗎?」
對方會笑笑地,那對他們來說是種讚美。

他爸爸從前是會計師,媽媽是家庭主婦,
有個小他三歲和我同年紀的妹妹,
他爸爸退休後,一家人離開公司給的員工宿舍,
搬到隔壁城馬尼薩(Manisa),過起簡單、純樸的小鎮生活。

他們家會搬到隔壁城市,是因為他的外公,
在那之前的十多個年頭裡,外公離鄉背井和一群人去了德國,
在那個叫作寶馬的汽車工廠裡安頓下來,
沒為什麼,那個年代的土耳其還很困苦,
一堆人就這麼去了遙遠的地方,為的是多掙點錢給家裡的妻小。


先是適應那個沒有伊斯蘭文化的國度,
白天辛勞工作,夜裡時而忙著思念家人,
有時他孫子塞爾給他寄信來,但他沒有回信。

十多年過去,他回來了!
在德國人眼中微薄的薪水,他辛苦地存著,
在土耳其西部城市買了三間三房兩廳的公寓,
也在城市外圍買了一大圈土地,和一座還沒開墾的小山丘。

於是,他們一家就這麼搬進了爺爺的其中一間公寓,
另一間住著他舅舅一家人,最後一間在五樓租給了小鎮裡的另一家人。


兩年前冬天(2013.02),我初次到他老家去,
他爺爺行動不方便,一直待在房間裡,
他媽媽帶著我和他到房裡向他爺爺問候,
七十五歲的爺爺,眼神如初生嬰兒般純真和溫柔,
握著他細緻的,不像在工廠待過十多年的手,
我輕聲說:「爺爺你好,我是萊拉......」
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。
(Leyla是我的土名,意思是黑髮女孩,以及屬於夜的女孩。)

(塞爾、我、爺爺、表弟、表妹,照片攝於2014.09)
Photo 3-28-15, 5 10 32 PM 
第二次,也是最後一次,
是相隔一年半之後,我再次到土耳其的那個夏天(2014.09)。
這次我看見他,我握著他的手好久,
像是來到土耳其之前,在醫院握著我爺爺的手那樣。
(2014.06: 靈魂的一場夢)
我總在想,是不是放開了,也許就沒有下一次了?

的確,沒有下一次了,我再也見不到他了,
行動不便的他,試著自己慢慢地走,
在一次家人出門不在家時,他跌在地上,
進醫院待了三個月,甚至截肢,最後還是離開了(2015.02)。


兩面的緣分,第一面是問候,第二面是道別,
見過、彼此微笑,對我來說已經足夠,
因為我心裡明白,並不是每個你渴望見到的人都能夠見到,
更多時候是把思念藏在心底,成了隱隱而揮不去的痛。

你第一次見到我時,說我眉宇間與她幾分神似,
我在想,那時你肯定很想她,才會在見到我時,
若有心事地看著我的黑色長髮,然後微微笑地念著:「萊拉.....妳叫作萊拉...」

你長眠在她身旁,那是你十五年前為自己買下的,
如今你也住進去了,我該為你高興的,
你們重逢了,她等了十五年,你終於回到她身邊了。

(左Saniye Köylü是塞爾外婆,右邊是外公剛下葬,攝於2015.02)
Photo 3-28-15, 5 08 02 PM  
淺淺的緣分,斷了的緣分,
在你闔上眼時,願那被埋入土裡而消散的記憶,
能和著一點泥土味,與一旁伴著的花束,
沉澱在我們心中,為還要繼續走的四季,留下芬芳。


到FACEBOOK看我的分享吧!



創作者介紹

伊斯坦堡情旅日記

利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羅方
  • 我喜歡你對爺爺的形容:

    眼神如初生嬰兒般的純真與溫柔^^

  • 謝謝你! 好喜歡他爺爺注視著我
    那特別純真 歡喜的眼神
    直到現在 我還是印象深刻
    烙印在腦中了... 晚安囉!

    利妧 於 2015/04/02 22:53 回覆

  • FTMmm
  • 老人和小孩都是好脆弱...
  • 是的 其實 大人也一樣
    我們身為人類的 都好脆弱....

    利妧 於 2015/04/02 22:51 回覆

  • 馨想盒子
  • 日安~
    情深緣淺總是充滿著親情的滿滿愛!!
    感人的描述親情間的不捨...
    謝謝分享!!
  • 情深緣淺....我也該知足了
    畢竟跨了這麼遠的距離
    有緣人才能對彼此有好感
    謝謝盒子欣賞! 晚安 ^^

    利妧 於 2015/04/02 22:57 回覆